您現在的位置 : 網站首頁 >> 新聞 >> 薦讀
十相留聲:潮州文脈的精神標桿
發布日期 : 2022-06-01 10:00:34 文章來源 : 潮州日報

  潮州府城牌坊街南端,矗立著一座“十相留聲”坊,是為紀念唐宋時期十位到過潮州的宰相而建。

牌坊的另一面,鐫刻“太山北斗”四字,乃是紀念唐代刺史韓愈。

  韓愈刺潮與十相留聲,對潮州歷史有著深遠意義。十相在各自的時代均舉足輕重,尤其“宋末三杰”——文天祥、陸秀夫、張世杰,更是家喻戶曉的人物。

  南宋末期,文天祥、陸秀夫和張世杰率領軍民奮起抗元,三人先后涉足潮州,將英雄氣節留存于這片青山綠水間。而在那個時期,潮州同樣涌現出一批忠義之士,用熱血和生命呼應三杰的慷慨悲歌。

  潮州素有“海濱鄒魯”“嶺海名邦”之稱,是一座精致儒雅的城市,而“儒”之根本則是熾熱的家國情懷。

19551654045323356.jpg

  “十相留聲”坊與十相祠

  “十相留聲”坊,原在義安路(舊稱新街),明嘉靖十年(1531),由潮州知府丘其仁、通判黃洪、推官秦興所建。光緒《海陽縣志·建置略》載:“十相留聲坊,在府治前新街,為唐宰相常袞、李宗閔、楊嗣復、李德裕,宋宰相陳堯佐、趙鼎、吳潛、文天祥、陸秀夫、張世杰建;背鐫‘太山北斗’,并為唐刺史韓愈建?!?/p>

  明萬歷中,惠潮巡道任可容還于鳳凰洲修建十相祠,紀念這十位在潮州留下足跡的宰相。

  謫相 顛沛流離 不折風骨

  高官遠謫之地,歷來蠻荒未化。韓愈《潮州刺史謝上表》曰:“颶風鱷魚,患禍不測?!薄皾q海連天,毒霧瘴氛,日夕發作?!逼洹蹲筮w藍關示侄湘》詩,更有“知汝遠來應有意,好收吾骨瘴江邊”之嘆。而孤高的士人風骨,往往升華于顛沛流離之途。

  早于韓愈四十年,常袞就來到潮州。他是天寶末進士,性狷潔,不妄交游。大歷間任宰相,唐德宗初貶為潮州刺史。常袞是潮州文教奠基者,順治《潮州府志》載:“抵潮,興學校,潮人由袞知學?!?/p>

  中晚唐時期,在“牛李黨爭”政治漩渦中,李宗閔、楊嗣復、李德裕相繼謫潮。李宗閔、楊嗣復與牛僧孺,同為宰相權德輿門生。唐穆宗時,李宗閔聯合牛僧孺樹立“牛黨”,與李德裕等代表的“李黨”爭斗長達四十年。唐文宗時,李宗閔貶潮州司戶參軍。唐武宗即位,楊嗣復遭宦官構陷,貶為潮州刺史。唐宣宗時,李德裕受到排擠,貶潮州司馬。

  李德裕素有時名,好著書為文,獎善嫉惡?!杜f唐書·李德裕傳》載:“初貶潮州,雖蒼黃顛沛之中,猶留心著述,雜序數十篇,號《窮愁志》?!别堊陬U先生《〈潮汕史〉讀后小記》言:“(德裕)在潮僅(大中二年,848)正月至九月短暫時間,而有化象潭等故事流傳,足與韓公驅鱷事相輝映?!睏钏脧鸵嗔裘烂诔?,順治《潮州府志》言其“不以遷謫介意,勤于吏治,民稱神明?!?/p>

  陳堯佐謫潮,政聲尤為卓著。他是北宋端拱間進士,累遷至開封府推官。咸平間,因言事觸怒宋真宗,貶為潮州通判。陳堯佐治理潮州,處處效仿韓愈?!端问贰り悎蜃魝鳌份d:“修孔子廟,作韓吏部祠,以風示潮人?!庇善涫冀ǖ捻n文公祠,歷經千年沿革,今成潮州文脈象征。聞鱷魚傷害百姓,陳堯佐遂命人前往捕捉,作《戮鱷魚文》,將鱷魚當眾烹殺。離潮以后,又在各地屢施善政,深受百姓愛戴,晚年官至宰相,以太子太師致仕。

  趙鼎是北宋崇寧間進士,仕途歷經靖康之變,深知時事艱難,屢獻策諫事,曾極力薦舉岳飛收復襄陽,受宋高宗常識,一路升遷至宰相。在趙鼎輔助下,南宋呈現中興之勢。而趙鼎卻遭奸賊秦檜構陷,貶至清遠軍節度副使、潮州安置?!端问贰ぺw鼎傳》載:“在潮州五年,杜門謝客,時事不掛口。有問者,但引咎而已?!苯B興間,被秦檜迫害,絕食而死,天下悲之。其在潮故居“得全堂”,位于城內第三街,后被官府建為祠堂,到元代,改建成“得全書院”。

  吳潛是南宋嘉定十年(1217)狀元。紹定間,朝廷欲聯蒙滅金,吳潛認為不可輕議用兵,提出“以和為形,以守為實,以戰為應”的建議,卻未被采納。宋理宗興師入洛,結果潰不成軍。淳祐間拜相,后因得罪賈似道、丁大全等奸佞,又反對立趙禥(度宗)為太子,觸怒理宗而落職。謫建昌軍,尋徙潮州,責授化州團練使、循州安置。自知難逃毒手,撰遺表,作詩頌,端坐而逝。

  三杰 碧血丹心 光耀青史

  烽煙四起的南宋末期,潮州迎來“宋末三杰”——文天祥、陸秀夫、張世杰。作為中國歷史上殺身成仁的代表、忠誠義士的象征,這三位宰相只是短暫駐留潮州,卻受到潮人累世景仰。

  文天祥是南宋寶祐四年(1256)狀元,陸秀夫是景定元年(1260)進士。而張世杰是十相中唯一行伍出身,早年隨名將呂文德征戰四方。

  咸淳十年(1274),宋度宗崩,四歲的恭宗即位,改元德祐。元兵長驅而下,宋室岌岌可危,召天下勤王,唯張世杰提所部入衛。文天祥則在江西起兵,將全部家產作為軍費,諸豪杰紛紛響應。陸秀夫被舉薦入朝,歷官司農寺丞、宗正少卿,兼權起居舍人。

  德祐二年(1276)正月,元兵攻至臨安城外的皋亭山,宋恭宗獻傳國璽降。丞相陳宜中遁,張世杰提兵入定海。

  此時,南宋國祚實已終結,而恭宗同父異母兄弟益王趙昰、廣王趙昺出走溫州,陸秀夫等仍追從之,召還陳宜中、張世杰,擁立七歲的趙昰于福州,改元景炎,是為端宗,封趙昺為衛王。隨后,文天祥也來到福州,拜右丞相兼樞密使。

  二王播越海濱,宋室已是茍延殘喘,文天祥、陸秀夫仍受陳宜中疑忌,陸秀夫因而謫居潮州。陳宜中受張世杰譴責,頓感惶恐,才將陸秀夫召回。不久,張世杰來到潮州,招募義勇以圖復興。

  景炎二年(1277),文天祥遭遇空坑之敗,軍士皆潰,收殘兵奔循州。翌年,端宗殂于碙州,六歲的趙昺繼位,改元祥興。以陸秀夫為左丞相,與張世杰共秉朝政,徙居厓山。

  是年十一月,文天祥進屯潮陽。劇盜陳懿、劉興叛附無常,潮人深受其害,文天祥發兵趕走陳懿、誅殺劉興。陳懿勾結元將張弘范,引元兵攻潮陽。文天祥方移屯海豐,遇元兵尾襲,猝不及防,被俘于五坡嶺。

  張弘范讓文天祥修書招降張世杰,文天祥說:“吾不能捍父母,乃教人叛父母,可乎?”張弘范仍堅持索要書信,文天祥遂寫下千古名篇《過零丁洋》。至今誦讀,蕩氣回腸:“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祥興二年(1279)正月,張弘范兵至厓山。張世杰結大舶作水寨,為死守計,兵士啃干糧、飲咸水,苦不堪言。張弘范數次招降,均遭張世杰嚴詞拒絕,遂大舉發起進攻。張世杰率師殊死抵抗,兵士疲不能戰,厓山破。

  山河破碎,壯志未酬。陸秀夫杖劍驅妻兒入海,負帝昺赴海殉節,張世杰亦溺死,宋遂亡。文天祥被解至大都,囚禁長達四年,寧死不降,最終從容就義。

  潮人 尊崇名賢 秉持忠義

  十相留聲、韓愈刺潮,是潮州的耀眼歷史,對潮州人文社會產生了深遠影響。潮人由常袞知學,自韓愈后,士子篤于文行,至陳堯佐時,昔日蠻荒之地,已成“海濱鄒魯”。

  一些謫相雖在潮未任實職,但賢名播于天下,本就是士民的精神標桿?!端问贰ね醮髮殏鳌份d:“趙鼎謫潮,大寶日從講《論語》。鼎嘆曰,‘吾居此,平時所薦無一至者,君獨肯從吾游,過人遠矣?!?/p>

  王大寶不以趙鼎獲罪避嫌,反而坦然從游,既是潮人對名賢的尊崇,亦是潮鄉士子風骨的寫照。

  宋末家國危難之際,潮人的忠義血性展露無遺,即便巾幗亦不遑多讓,與三杰的凜然浩氣一時交輝。

  抗元戰場上,潮州是東南地區堅守到最后的城池。端宗即位,遣安撫使來潮慰諭,摧鋒寨正將馬發臨危受命權知州事,率領全城軍民,以彈丸之地抵御一年有余,城破之際舉家殉節于金山,世人譽為“文相功埒陸相伍”。馬發的衣冠冢,今存于金山之上。

  張世杰到潮州招納義軍,潮州畬婦許夫人揭竿響應。據民國《大埔縣志·列傳》載,景炎二年(1277),張世杰率領淮兵討伐泉州蒲壽庚,許夫人與陳吊眼各率所部前往會兵。蒲壽庚閉城自守,間道求救于元將索多。張世杰還兵至帝昰停泊的淺灣,元兵大肆來攻,許夫人又率部到海上援戰,與張世杰會師于饒平百丈埔。在這次戰役中,許夫人壯烈犧牲。百丈埔古戰場今存遺址,1958年曾發掘到“百人義?!?。

  陳吊眼,一名陳大舉,在饒平民間被追崇為抗元志士,號稱“陳吊王”。相傳許夫人犧牲后,陳吊眼退守饒平新圩四壁嶺,繼續與元兵周旋,元至元間英勇就義。不過,據乾隆《潮州府志·征撫》載,元至正十六年(1356),陳吊眼據揭陽,分將筑城,一直堅持到明洪武初。新圩鎮四壁嶺下,今尚存陳吊王廟,相傳始建于洪武間。

  烈女陳璧娘送夫出征的故事,亦在潮州坊間廣為傳頌。據《東里志》載,陳璧娘是都統張達之妻,景炎時,帝昰駐蹕潮州紅螺山,張達前往護蹕,陳璧娘送至洲上而回。宋亡,張達戰死,陳璧娘將其安葬后絕食而卒。洲在南澳島,人稱“辭郎洲”。鄭昌時《韓江聞見錄》又載:“別張(達)后,(陳璧娘)猶自督率義兵,與元人力戰?!标愯的锏墓适?,后來被編成潮劇,深受老百姓喜愛。

  傳承 三杰浩氣 永垂潮土

  抗擊元兵的那段歷史,在潮州大地留下深刻印記。三杰到訪、二王駐蹕,引發民間諸多逸聞,且世代流傳至今。

  潮州牌坊街的義井,相傳曾解帝昺之渴,受帝昺封以此名。而光緒《海陽縣志·輿地略》載:“義井,在城仁賢坊大街,欄上鐫‘義井第一泉’,永樂元年(1403)建?!?/p>

  義井的傳說,反映出潮人的忠義觀念。一口井尚知忠義,何況乎人?因而,潮人推崇曾履潮土的“宋末三杰”,他們用生命詮釋的民族大義,深深植入潮州文脈之中。順應潮州民愿,歷代屢有紀念場所之營建,成為傳承忠烈氣節的重要載體。

31531654045323371.jpg

磷溪鎮英山村陸秀夫墓

  元至元十七年(1280),潮州路總管丁聚為陸秀夫營墓于南澳島,距離陸秀夫殉節方十三閱月。明正德間,知府張景旸遷葬于東廂都東皋(今意溪東郊)。今由陸氏族人遷于磷溪鎮英山村。

49721654045323387.jpg

潮州西湖公園文山亭中的文天祥《沁園春·留題張許廟》詞碑刻

  元末,潮州路總管王翰刻文天祥《沁園春·留題張許廟》詞于《潮州路韓山書院記》碑陰。該碑初為至順間潮州路總管王元恭立、大儒吳澄撰寫,今存于潮州西湖文山亭。

  明弘治十七年(1504),潮州知府葉元玉主持修建陸公祠于韓山韓祠左側,專祀陸秀夫。嘉靖二十五年(1546),知府郭春震重修。清康熙二十年(1681)、光緒二十六年(1900),知府林杭學、海陽知縣劉興東先后重建。祠址在今韓山師范學院西區,尚存明嘉靖間“孤忠大節”題刻,及民國重修之殘碑。

  韓祠左側昔日還有一座三仁祠,或稱“三忠祠”,祀文天祥、陸秀夫、張世杰。林大川《韓江記》載:“周碩勛題‘宋有三仁’一額?!鼻骞饩w十二年(1886),潮州知府方功惠重建。每歲春秋二祭,祭期與韓祠同。

94851654045323371.jpg

鳳凰鎮下埔村正氣堂

  三杰不但浩氣永垂潮土,還有后人創居潮鄉,與潮州又多了一份“鄉緣”。葉元玉在《復張詡求陸丞相墓書》中提及,陸秀夫謫潮時,其子陸繇好漁獵,放跡海島,以壽終于潮。又言,高士陸大策行吊海邊,訪得其族姓于沙岡,皆丞相之后。今磷溪陸氏一族,均是陸繇的后代。鳳凰文氏傳為文天祥后裔,其祖居地在鳳凰鎮下埔村,以“正氣堂”為祠堂堂號。庵埠鎮官路村張氏,傳為張世杰嫡孫張隴陽后代。

  英雄是一座城市的豐碑。潮州歷史上從不缺乏英雄,而我們追思三杰,既在于他們與潮州的不解之緣,亦在于“孤忠勁節,非可以地限也(乾隆《潮州府志·文天祥傳》)?!?/p>

  “十相留聲”坊于1951年被拆除,2009年重建于府城牌坊街南端。未來,如能重構三仁祠、陸公祠,三杰堅貞不渝的家國情懷,將在潮州這座英雄之城得到更好的彰顯。

  □ 文/本報記者 江馬鐸

  □ 圖/本報記者 莊園


以上資料僅為潮州日報社版權所有,嚴禁轉載。 承辦單位:潮州日報社新媒體部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www.12377.cn
潮州新聞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768-2289965 舉報郵箱:gdczsjb@126.com
電話:86-768-2289965 傳真:86-768-2289965 地址:潮州市楓春路潮州日報社
版權所有 2004-2013 © 潮州日報 建議使用IE8.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768分辯率以求最佳瀏覽效果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44120190017 粵ICP備13030909號-1 公安網站備案號:4451013011048
中文字幕人妻高清乱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