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 網站首頁 >> 文化 >> 百花臺
憶王杏元
發布日期 : 2022-04-25 09:43:44 文章來源 : 潮州日報

  □ 王維元

  那一年的五月二十三日,我寫了一首《忽憶著名作家杏元兄》:

  古冊新歌話感恩,名成馬嶺故家園。善文善質尊師道,還讀當年綠竹村。

  剛認識王杏元先生時,并不是因為與他同是饒平人的緣故,也不是因為他是出名的作家想去攀緣認識他,而是畫家杜應強的因緣。

  當年王杏元作為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民,在著名作家陳善文、秦牧的輔導下,寫出了一本非常有語言特色和粵東農村生活氣息的長篇小說《綠竹村風云》??梢赃@么說,沒有陳善文的輔導就沒有《綠竹村風云》,也就沒有所謂的農民作家王杏元。當年陳善文為了幫助王杏元完成這本長篇小說的寫作,從省城孤身一人到偏僻的饒平漁村寮仔角同王杏元“三同”生活,那個年代物資緊缺,買一包普普通通很低檔的香煙都難。其他的生活必需品也相當緊缺,買塊洗衣用的肥皂都難,生活十分艱苦。

  由于《綠竹村風云》的出版,杜應強等幾位畫家到王杏元的家鄉深入生活搜集素材,為小說的出版配插圖,因為這個緣故便與樸實的王杏元成了好朋友。漁村民風淳樸,民居土樓高低錯落很有特色,杜應強一眼便喜歡上這個地方,贊美的稱之為“王宮”。以后便時常來這里深入生活采風寫生。白天在山溝田間畫速寫,晚上約上幾位農民到公社招待所當模特畫頭像。漁村成了杜應強深入生活的一個點。有一天,我們在農田改造工地畫速寫,王杏元也正好在那里,看見我們,格外高興便噓寒問暖地聊了起來,杜應強發現王杏元黝黑的腿上用樹枝在烏黑的皮膚上劃了很多白白的字,原來是王杏元在勞動時突發靈感又怕忘記了就把它記錄起來。細心的杜應強把這一細節記在心里,回汕頭后寄了一支鋼筆給王杏元。好人總有好人幫,一個人的成功除了自身努力之外還得有好的外緣。

  有一次,我與文化館許梅村同志在西門街偶然碰到了陳善文,便熱情地打招呼:“陳作家,陳作家,你要去哪兒呀?”作家陳善文為人平易真誠,又因輔導王杏元寫作,鄉里人都敬稱他“陳作家”或“作家”。當許梅村同志聽說他要回廣州時急忙說:“陳作家,你想回去,縣委領導知道嗎?”便馬上打電話給當時的縣委辦公室主任朱烈文同志,朱烈文接到電話即刻回復說:“請他不要走,你在縣委招待所定兩個房,讓他和王杏元一起住下再說?!辈⒎愿烂恳辉略诳h干部供銷社領取香煙、茶葉、紅糖等生活用品購物券。這樣,陳善文和王杏元終于可以安心寫作了。

  那一年,我們在饒平文化館搞《農業學大寨》的展覽,在美術組許梅村同志的房間床角邊看到放有幾瓶跌打虎骨酒,便好奇地問:“這是誰的?”許梅村同志說:“是善文同志寄給杏元的,你們別亂動呵?!?/p>

  很快文藝界的氣氛有了好轉,作家陳善文到汕頭參加文學界的一個會議,在馬路上巧遇王杏元的夫人,一時身上沒帶那么多的錢,便與汕頭參加會議的朋友借湊了一筆錢拿給王杏元的妻子,讓她帶回家幫襯家用,但萬萬沒有想到,王杏元的妻子在汕頭車站購車票時不留心給人偷竊了。以后到汕頭王杏元家里作客,閑聊時提及此事,啼笑皆非。我跟他開玩笑說,王杏元寫《綠竹村風云》,怎么沒有人寫《綠竹村風云中的王杏元》。

  如今,農民作家王杏元已作古,一切皆成過去,回憶這些往事或許對農民作家王杏元的另一面了解有裨益。


相關文章
以上資料僅為潮州日報社版權所有,嚴禁轉載。 承辦單位:潮州日報社新媒體部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www.12377.cn
潮州新聞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768-2289965 舉報郵箱:gdczsjb@126.com
電話:86-768-2289965 傳真:86-768-2289965 地址:潮州市楓春路潮州日報社
版權所有 2004-2013 © 潮州日報 建議使用IE8.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768分辯率以求最佳瀏覽效果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44120190017 粵ICP備13030909號-1 公安網站備案號:4451013011048
中文字幕人妻高清乱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