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 網站首頁 >> 文化 >> 百花臺
家住山頂
發布日期 : 2022-04-18 09:28:59 文章來源 : 潮州日報

  □ 侯美玲

  我家住在山頂,獨門獨院,四周長滿了槐樹、楊樹、桐樹、椿樹和柿樹,蔥蘢的樹木如同一個天然屏障,將小院遮蓋得嚴嚴實實。如果不走到近處,根本不知道它的存在,只有到了萬木蕭條的冬天,整個院落才顯現出來,遠遠望去像鳥巢一樣掛在半空,有一種吊腳樓的韻味。

  住在山頂,總有高高在上、獨一無二的感覺,可以隨心所欲俯瞰大地,放眼四望,房屋、樹木、公路、場院,村莊的一切盡收眼底,就連路上行人帽子的顏色也清清楚楚。

  黎明時分,山色空蒙,世界還很混沌,蒼天、大地、山川、溝壑的輪廓并不十分清晰,分不清哪里是山,哪里是地,哪里是溝,一切都很模糊,一切又顯得不那么真實,莫名其妙有一種“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的惆悵和孤獨。抬頭遙望宇宙,浩瀚無邊,低頭細看人間,滾滾紅塵,轉身人間煙火,活色生香。

  住在山頂,可以近距離觀察日月星辰。白天,當大地還沉浸在薄薄曙光之中,院子里的鳥雀已經精神抖擻地開始鳴叫。太陽照下來的時候,小屋投下寂寥的影子,長長的,瘦瘦的。陽光透過濃蔭,由東邊山坳移向西邊溝壑,最后墜入地平線下。夜幕降臨,小院隱在黑暗中,天空中還殘留一點晚霞的痕跡。傍晚,月亮掛上枝頭,又慢慢穿過云彩,鑲嵌在濃黑的夜幕中,此刻的庭院靜怡無比,像童話中的世界,美好、朦朧。

  通往山頂的道路狹窄陡峭,阻擋了閑人串門的腳步,正是因為這份冷清,養就了一家人的閑適少語,遠離喧囂紛擾,可以有大把時間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父親拉二胡,母親刺繡,女兒讀書,一家人沉浸各自獨立的世界,內心日漸豐盈,面容不再俗氣。

  春風入簾,桃花爍爍,我家庭院隱在其中,仿佛夢幻中的花園。推開窗戶,滿院姹紫嫣紅,遠遠望去,好似朝霞滿天。走在山桃樹下,朵朵桃花翩翩起舞,輕輕飄落在肩膀上、發絲上、手臂上,一陣清風吹來,粉紅色桃花似飛舞的蝶,又似紛飛的雪,美麗纏綿。

  夏天草木繁盛,院落掩映在樹蔭之間,配上灰磚灰瓦灰墻,生出一種淡淡的古意。有一年,一家人外出探親,回來時門前小路已被荒草淹沒。打開柴門的那一刻,大黃狗幾乎忘記吠叫,過了許久才回過神來狂吠不已,跳躍著迎接主人的歸來。

  山下的校園熱鬧非凡,孩子們在操場跑步、玩耍、做游戲,雖然看不清他們的臉龐,但能感受到孩子們身上的朝氣。那時候,我剛剛轉學,擔心女兒被人欺負,母親常常倚門而立,苦苦尋找我的身影,直到我的紅布衫融入一群孩子當中,這才轉身回去做飯。

  山多的地方霧多,清晨和傍晚,山頂霧氣繚繞,大地披上輕紗,房屋、學校、街道、小路全都隱隱約約,一切變得虛幻縹緲。小院被濃霧遮得嚴嚴實實,置身其中,身體仿佛輕盈無比,一轉身、一投足、一跳躍,霧氣始終環繞四周,似神仙下凡,美輪美奐。

  高處不勝寒,每到冬天,山上的樹木、花草全都落光了葉子,光禿禿的枝丫交錯在一起,在蒼穹下愈發顯得冷峻。北風一路咆哮著,吹著口哨,呼呼地刮在臉上像刀割一樣,樹木被吹得東倒西歪,院墻上的瓦罐也咣里咣當亂響。此時,屋子里暖意融融,一家人圍坐在熱炕上喝茶、聊天、嗑瓜子,再也沒有比這更愜意的時刻。

  住在山頂,我常?;孟胗谐蝗漳軌蜻h走高飛,過一過城里人的日子。天氣晴朗,遙望西邊,高樓接踵、工廠林立,火車鳴笛聲不時傳入耳中,我便心生向往。

  如今,在城市生活了很多年,每天在壓力、霧霾、擁堵、吵雜中度過,卻總是回想住在山頂的日子,緩慢、悠長、靜謐、輕松,然而,那樣的日子終究回不去了。


相關文章
以上資料僅為潮州日報社版權所有,嚴禁轉載。 承辦單位:潮州日報社新媒體部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www.12377.cn
潮州新聞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768-2289965 舉報郵箱:gdczsjb@126.com
電話:86-768-2289965 傳真:86-768-2289965 地址:潮州市楓春路潮州日報社
版權所有 2004-2013 © 潮州日報 建議使用IE8.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768分辯率以求最佳瀏覽效果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44120190017 粵ICP備13030909號-1 公安網站備案號:4451013011048
中文字幕人妻高清乱码